平果子狸

這裡是蘋果ww渣文手渣畫手一枚吧……

強行给诺亚的金鱼姬套上了红焰花祭🤔今天也是沉迷换装的一天

强行画一只性转西蒙,给她套上花语的女装波斯套装😏黑皮白发的异域小姐姐
bug 多🤦‍♂️画到最后自己也不忍直视了,好多地方上错色了😂

沉迷替西蒙君换装,沉迷用花语儿子cos西蒙君🤔花语西是学武器工程学的,四舍五入一下大概就是会用武器的人😎参考着花语的枪和服装摸鱼一张

画了诺亚的响女神换上花语的月之落阳,加了伞子祭月
【今天也是手残画画的一天🤦‍♂️

花语公测一周年快乐已经花语西蒙生日快乐(虽然他生日已经是上个月的事了🤦‍♂️】w一直想帮西蒙换个装,鸽了这么久总算画出来了【虽然是手残画画🤦‍♂️】

没什么质量的企划互动短文,小海牙和小麦斯已经不知所踪了_(:з」∠)_水一个tag

【西蒙中心向】殊途同归——颜色十五题

·旧文一篇

·轻微致郁向(大概)

----

不被侵犯之黑1

黑色是一种霸道的颜色,不容侵犯。

 

硬邦邦的墨色头发竖起来成为一个个不羁的锥角,这些尖锐的锥角看起来张牙舞爪的,可是不怎么友好。配上庄严而霸道的黑色,看起来就象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这种自带的谜之威仪感让人望而生畏。

 

尖锐不已的刺可是会不小心扎到人的呢,所以小刺猬互相取暖的时候才会在抱团之中保持适度距离。可惜有刺的不是只有刺猬,还有西蒙很喜欢的植物。仙人掌的刺意外的扎进了幼童的指腹。小孩子总是磕磕碰碰的不小心就受伤了,幼小的男童呜咽着:“哥哥……呜呜……仙人掌扎到我了……痛。”十指痛归心,仙人掌的的尖刺扎进手指头,钻心的痛楚让那个爱哭鼻子的小鬼啼哭不已。

“塔巴斯不要哭啦,勇气国的小王子是不可以轻易就哭的。”

 

讨厌的仙人掌总是那么不识趣啊。

 

哥哥细心的替弟弟处理伤口,又煞有介事的替弟弟指责了仙人掌一顿,接着就罚那盆肇事的仙人掌去晒太阳了。

 

“哥哥常常和仙人掌在一起……为什么哥哥不会被仙人掌扎到呢?”哥哥那么喜欢仙人掌,手里常常捧着一盆仙人掌真是让人不解呢,。

 

“那是因为哥哥和仙人掌呆在一起的时候都很小心,这样才不会被扎到手。”白发的哥哥给予弟弟一个爽朗的笑容,尝试哄着那个活泼好动的弟弟早点歇息:“好了,明天还要上武术课呢,塔巴斯也早点睡吧!”

 

开始滴落的蜜色(橘黄色)(1)

 

这是那两位拥有勇气国国民常有的蜜色肤色的男童初次见面的时刻。

“你好呀,我叫西蒙,你叫什么名字啊?以后我们就一起玩了。”年少的西蒙热情的向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侍童打起招呼:“初次见面,以后请多多指教。对了,我还有一个叫塔巴斯的弟弟,他比我小两岁。”那个弟控的自我介绍总是不会忘记提起自己的弟弟。“等等我带你去见见塔巴斯吧?他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侵染之白

“雪羽——抱歉这些日子一直没有过来看你啦。”一头及肩白发的男童迎着自己的坐骑雪羽扑上去:“雪羽还是那么可爱,毛茸茸的好软好软啊。”

雪绒花就是一个个被绿叶裹起的皑雪球团,白而细小,特别招人喜爱。

“它叫雪羽。它是不是很可爱呢!”兴致勃勃的小西蒙拉着同样年幼的盖恩来到父亲送给自己的坐骑面前:“雪羽呀,这位小朋友是盖恩,他将会成为我未来的侍卫。”

毛茸茸的雪羽一直守在冰蛇要塞,身边栽满了白色和黄色雪绒花团子,冬日里面的棉花糖球。特别能得到小朋友的欢心。

白发小少年取下了背上的鲁特琴,傍着自己的坐骑雪羽守护者做下来了。声线温和的他琴艺倒是不错,可惜的是,他却是个五音不全的音痴,每每唱到高音就会跑调。不过,跟着西蒙的小男孩的声音同样怡人。“Edelweiss…Edelweiss…every morning you greet me.”1不擅长声乐的男童拨动起琴弦,他怀中的弦琴便被弹响了,他身边的小男孩便和着琴音放歌:

 

请远古花神聆听我们的祷告。请慈悲的远古花神施加怜悯于吾等,请祝福我们的兵将在即将来临的战争之中抵御敌人。

而这些白色的小雪球也请聆听我们的歌声,请和我们一起守护着我们的家园。

名为盖恩的男童唱完歌就安静下来了,战争上的腥风血雨几乎夺走了这个男童的一切:家庭、父母和快乐,只是他当时还未知道,这种战祸不幸把他带到西蒙的面前,这个人几乎成为了支撑他在未来数十年的信念。

 

“…Bless my homeland forever.1”声音细腻温柔男声童音还是把整首歌唱完了,也没有人会讨厌这种歌声。伴着咚咚的琴音唱着传统的歌谣。

“盖恩的唱歌声音很温柔呢,很好听。”洁白如雪的雪绒花就是冬日里和暖的小棉袄,而西蒙的声音同样温柔而温暖:“盖恩?怎么了?你是觉得这里太冷了?”

“我没有事,西蒙王子。”

“盖恩你也过来坐下吧,靠着雪羽的感觉特别舒服的。

 

片落之灰

西蒙的眼睛是天苍的灰色色,深邃而幽远。

在童话中,传说中拥有银色眼睛的花仙,会得到神的祝福。与生俱来就拥有灰色虹膜的花仙是罕有的,自是人中仁杰。而且西蒙作为勇气国的君主,也不负众望的成为一个拉贝尔大陆上为人所称道的国君。

 

吞噬之绿1

在拉贝尔的童话中的浅亚麻色齐肩短发的王子曾经为了帮助苜蓿花精灵王而亲吻过褪色的绿苜蓿草。诚如那只谦卑又可爱的豆丁塔巴斯所言:这样的誓言十分帅气!

豆丁塔巴斯和幼时的弟弟长得一模一样呢。把豆丁塔巴斯拎了起来的西蒙王子是这样想的。

当时,褪色的苜蓿草瞬间吞噬了那片失去华光的暗灰色,找回来色彩。

 

 

崩落的茜色(暗红/桃红)

 

“我记得西蒙王子喜欢豆沙汤圆呀!”

“刚刚新鲜出锅的玫瑰豆沙汤圆,西蒙王子也来帮我尝尝吧,烦请王子也帮露莎来个简短的食评,给点意见就好。”盛在小碗里的汤圆看起来好生精致,可以看出来露莎仙女颇下了一番心思。露莎仙女眸光流盼,期待着什么。:“希望西蒙王子你能够喜欢!”

“那就多谢露莎仙女了。”轻轻的一口咬下去,樱红色的豆沙流心留满了一嘴,满口都是甜而细腻的感觉,犹如置身于童话世界之中。

 

满溢的靛蓝(深蓝/蓝灰)

仙女的双眸是洋溢的海蓝色,亮晶晶的双眼浩瀚的星海,这迷离的星宿海川分外引人入胜。

但是并不代表这位女王就没有少女心的一面了。

她不是童话里面的公主,她实实在在的是个女王了。比起娇滴滴的小公主,她倒事已经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处事八面玲珑的美丽国女王了。而王子的名义上虽然是个王子,但是实际上他已经是国君了。这个Queen要成为他的Queen2的话,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吧。

 

但是,童话里的公主与王子最终总会排除万难的在一起。

吞噬之绿2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现在勇气国那片无艮的沙漠曾经是一片草木葳蕤的绿洲。绿色不似红、金色那般耀眼,也没有黑与紫色的与生俱来的神秘色彩,但是,绿色象征着和平与安宁。

勇气国的大敌风沙之王的诅咒犹如童话中邪恶巫师的黑魔法,不运与痛苦的降临在这片土地之上,连原有的和平也被夺走了。

 

两人以水代酒的秉烛夜谈,不过西蒙却在对方的水中加了点小把戏。

迷倒了的盖恩躺在那儿,从容的睡相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惬意。“我知道你一定会阻止我,请原谅这次是我不辞而别。”

也非常感谢你这些年来的守护与陪伴。

 

 

难以被动摇之蓝

“不,我想和你们一起战斗!”仙女毅然的说道。

“我想和你一起战斗。”“我想我的魔法应该能够派上用场的,虽然在军事方面我一窍不通,但是我最少能够以魔法治疗受伤的士兵。作为拉贝尔大陆的仙女,西蒙王子请你接受我的提议吧,我是不会对勇气国的事袖手旁观的。”

“但是……这样……”欲言又止的西蒙又把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接着无比坚定的说道:“露莎,请答应我,请你代替我守护那片大陆可以吗?”这里需要我们的守护和捍卫。

“西蒙王子……我会的。”从这句话说出口开始露莎仙女就再也没有犹豫过,也不曾后悔过。

她也做得到。

 

 

被解放的莺色(茶绿色)

 

“往北再过十里就是战区了,此地不宜久留,露莎仙女还是请回吧。非常感谢你的一路相送。”

“西蒙王子……”

“真的不必……”我去意已决,或者应该说是我别无他选。

 

 

“那么……最后,请……请你收下这个吧。”从随身小包里翻出一袋仙人掌茶包。“这是你所喜欢的。”仙女纵然依依不舍也阻止不了无情的别离。

往水里放一两片仙人掌泡着喝,清鲜夹着苦涩的味道满盈与口腔。

 

数不尽的栀色(橙黄色)

夕阳余晖洒在沙漠之上,沙漠上的细沙被晒得犹如夜幕上的点点金辉。

 

一直以来,他都是认为自己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又或者他只是在逃避着什么。尽管每次和他的种种交流都能使她面红心跳就是了,但是,恪守礼教规条的她也不会贸然捅破他们之间那扇薄得像蝉翼那样的隔阂。

薄如蝉翼,却深如鸿沟。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送到这里就好了!谢谢露莎你一路以来的陪伴。”从美丽国走到拉贝尔疆域边界;从勇气国加入拉贝尔大陆的阵营到今日为止。“嗯,我走了。请露莎仙女好好保重。”犹如道别信一样的口吻,文绉绉的好像信纸上的落款一样——你最真诚的西蒙·古利斯坦·猛咖王子谨上。

“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与生俱来的勇气支持着他们坚持下去,勇气国的将士是无畏无惧的。

 

不被侵犯之黑2

又一次月下对酌,两人在飞毯上对酒谈心。

这一次他们终于成为了携手抵御外敌的联盟。

“我以前常常抱着的仙人掌现在也长得有差不多半米高了。它长高了好多。塔巴斯你也是。”兄长的笑容还是格外的爽朗热情:“还记得我说过吗,我小时候常常抱着仙人掌的原因都是因为每次抱着仙人掌的时候你都会笑。”

“那是因为你抱着仙人掌的样子看起来太蠢!”黑髪青年低头的呷了口饮料,一脸木然的吐槽着自己的兄长,俨如一个冷面笑匠。

 

绵延的朱红色

用勇气国王族的心脏血来封印敌人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

如同曼珠沙华一般的血红色一路蔓延开去,势不可挡一般在白衣上面渲染开了。

直到那片血迹干涸成朱虹色。

 

开始滴落的蜜色(橘黄色)(2)

蜜色的皮肤让人一眼看起来的就感觉很健康的样子。这副身躯的主人曾经“文可理政,武可杀敌”,就算受点小伤也阻止不了热忱与工作的他。现在,他却躺着那儿一动不动。

“忠犬,你不是说过会舍身守护他的吗?你不知道他这样做会死吗?他想这样做你为什么不阻止他!”红眼罩的主人悲愤交加的说着这样的赌气话。

“是的!”沉迷良久的盖恩吶喊道,犹如石破天惊:“但是我阻止不了他舍身救你啊!我能怎么办啊!”如果可以,我宁愿替你去死好了,我敬爱的殿下。

戈壁沙漠上妖冶而不可触碰的高岭之花总是遥不可及。

 

灼热耀眼的黄色

据说,红色眼罩覆盖着的眼睛是灼热而耀眼的金黄色的,犹如勇气古堡一般的金碧辉煌,拥有万丈荣光。但是比起这灿烂的荣光,自从他降生伴随着他的更多的是不幸,或者,从某一种意义来说他也是命定之人——最令人惋惜也最不幸的是,他命定不运之人。

直到有一天,恶贯满盈的魔神残忍的夺走了他的眼睛。但是,他的偏执和坚毅意味着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

可笑的是,她夺走的不是他与生俱来就应该拥有的荣光,而是承受了他本来的不幸。

幸与不幸之间,上天总是公平的。

 

不被侵犯之黑3

带刺的花藤肆意的爬满了整个恶德花园的玫瑰庄园。“遵命,我会办妥这件事情的,请魔王大人放心好了。黑翼人分部那边等等扎克斯将会过来亲自交代的,而艾瑞斯继续管理修修罗部。其余的事,我和玫瑰妍妍会接手处理的了。请放心。”名为梅里美的黑玫瑰花精灵王满有绅士风度的将右手置于左胸前,恭恭敬敬的说着。“要是王子……抱歉,是魔王大人没有任何问题的话,那么,我先退下了,尊敬的塔巴斯大魔王。”

 

黑色是黑暗势力的专属颜色,黑色本来就很霸道,其他颜色触碰了黑色的话,也会变深变暗。

这是他们不容侵犯的至高殊荣。

黑暗的神圣庄严,是不容侵犯的。

 

不可触碰的藤色(淡紫色)

 

花落了。

仙女想伸手接住花瓣,但是花瓣却轻巧的从仙女的手中滑了过去。

这落英缤纷的美景就像定型魔法一样,仙女呆呆的站在那里看了一整天。

 

“西蒙王子,我们好久不见了。”国家花园的紫藤开得灿烂,散落的花瓣随风旖旎,犹如年轻时在空中齐起舞的仙女。孤身一人伫里在国家花园久久不语的仙女终于开口:“西蒙王子,我能再一次邀请你和我在舞会中共舞吗?”

这是她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诱惑之红

塔巴斯的眼罩是赤红色的,红得像沙漠上妖冶的曼珠沙华。

不知道有多少位少女曾经拜倒在这位眼罩主人的红眼罩之下呢?

左胸前的液体也是曼珠沙华一般的颜色,妖艷鲜明。

塔巴斯低头看了看创口,反而释然的笑了。

渐渐失去了那种让人清醒过来的痛意倒是让人放松了。

说起诱惑,对于曼珠沙华来说,花叶相见就是最大的诱惑了——我别无他求。

哥哥,我累了……哥哥,我终于可以看见你了。


 

按:《拉贝尔编年史》

 

仙历2020年,西蒙王子率勇气国十二将军与石人国鏖战三日三夜,后西蒙王子自戕以噬血魔法封印石人国王,两人同归于尽。西蒙王子死,无嗣。同年,其亲信侍卫长盖恩在诸元老将军和三仙女的支持下摄政。猛伽家族统治勇气国的政权结束。

仙历2021年,摄政王盖恩率领部众人平定石人国之边乱。石人国大败。

仙历2023年,恶德花园内乱,塔巴斯大魔王发动政变,以魔神雅加被绞杀而结束,塔巴斯大魔王掌管恶德花园军政大权。

仙历2024年,拉贝尔大陆与恶德花园和谈,拉贝尔与恶德花园达成停战协议

仙历2026年,拉贝尔大陆与恶德花园和谈,达成停战协议

(略)

仙历2066年,恶德花园塔巴斯大魔王死,其养女雪露率恶德诸部归附拉贝尔大陆

仙历2068年,沙尘国入侵拉贝尔大陆,勇气国年老的摄政王盖恩战死。

仙历2069年,勇气国内乱,诸将群龙无首,美丽国露莎仙女出面使诸将和解,原勇气国上将阿斯兰称王。同年11月,沙尘国国内发生宫廷政变,退兵。

仙历2070年,美丽国女王露莎仙女无疾而终。仙女依兹受到众人推举,成为美丽国新的女王。

 

注:

1. 出自一首名为Edelweiss的儿歌。

2.第一个Queen的意思是女王,第二个是王后。

 

附:

色系十五题题目:

1、不被侵犯之黑

2、诱惑之红

3、难以被动摇之蓝

4、吞噬之绿

5、灼热耀眼的黄色

6、焦躁骚动之天空色(天蓝)

7、崩落的茜色(桃红,暗红)

8、片落之灰

9、满溢的靛蓝(深蓝/蓝灰)

10、被解放的莺色(茶绿色)

11、数不尽的栀子色(橙黄色)

12、绵延的朱红色

13、不可触碰的藤色(淡紫色)

14、开始滴落的蜜色(橘黄色)

15、侵染之白

(我自己换了顺序)

------

差不多一年前的旧文,本来是想给一个同人本子投的,现在想重新再写,就把这篇旧文发出来吧w

我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写过什么了_(:з」∠)_

@RUIN 结羁绊一周年快乐😘ruin真的非常非常的可爱😘谢谢你这一年来的陪伴,你产的粮十分的好吃,人也超级好的😘爱你❤️❤️❤️虽然画得十分的渣(手残x),但是也祝ruin结羁绊一周年快乐❤️❤️❤️

Collapse ——西蒙中心【轻微蒙莎向】

Collapse 西蒙中心

【轻微蒙莎向,大概是友达之上那种关系吧】

【单纯想写一只打人打到发疯的西蒙】

【请相信我对殿下是一片真情,真的不是他的黑粉】

【文笔生涩,而且两种模式的西蒙胡乱切换也许有点生硬吧,发现有ooc或者不对劲的地方请务必要告诉我,非常感谢】

【写不出西蒙万分之一的好x】

 

塔巴斯的死讯对西蒙来说是极大的打击,终日郁郁寡欢的他最后又像数年前塔巴斯“死去”①那样大病一场,所幸的是,疗养数日之后总算稍有恢复。

露莎仙女带他到意境原野之外的沙漠上散心,不料却遇上了不速之客。

蛰伏在沙地的巨物突然冒起,一身大地色是它在沙漠藏身的最佳保护色。

 

不好,那可是活跃于沙漠的六眼蜘蛛②。

鹅黄色的披风迎风飘扬,帽子上的翎毛也饶有神气的仰起。多年的战事早已将他的洞察力锻炼得无比敏锐,一手把她拉到身后护着:“小心!它的毒液可是剧毒。”

在沙漠苦等的六眼蜘蛛发现了猎物,暴走的它来势汹汹。移动极为迅速的蜘蛛扬起滚滚沙尘,对视线稍有阻碍。

西蒙划出一道剑光挡住沙尘,又对着对方的足部砍下一剑,却落了个空。

敌人的一举一动仿佛都是对西蒙耐性的挑衅——不过,坚强隐忍一直是勇气国男子的传统美德。

它的移动快如疾风,它像脱缰野马一般快速冲向西蒙,不过那双金色翅膀轻巧的躲闪开了。

捕猎失败的蜘蛛露出毒牙,又一次狠狠的冲向西蒙。

而西蒙的恒久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他一手攥紧对方举起的前足,对着那里又是一剑。挣扎之间蜘蛛的前足划伤了西蒙的掌心。

身体没有完全从病中恢复的他打得有些吃力了:“露莎,魔法攻击它的须肢!”

“嗯。”一道粉光朝着蜘蛛的须肢打去,柔而不弱的仙女给予巨型蜘蛛一记凌厉的魔法攻击。

受到魔法攻击的蜘蛛“嗖”的爬向另一边,转向攻击金发仙女。

“露莎,向左飞行避开。”六眼蜘蛛的体型虽然比花仙稍大,不过方向感差却是这种蜘蛛的阿喀琉斯之踵。

“去死吧!”西蒙毫不留情的挥剑将蜘蛛的一节足肢砍去。

生命力顽强又耐力惊人的蜘蛛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它迅速移动身躯转向攻击西蒙。

“去死吧!你全家弃市!”闪烁的剑光犹如流星划破天际,截去它的另一截肢体。

六眼蜘蛛并没有吐丝织网的能力,它最强的攻击莫过于它蜇咬猎物的毒液。对于西蒙、露莎灵巧的飞行技艺似乎束手无策。

在蜘蛛身后的露莎又施展了一次魔法攻击,两人前后牵制着蜘蛛的攻击方式显然奏效,大蜘蛛明显应接不暇。

“啊——”西蒙飞到半空朝着头胸部就是一劈,锋不可当的黄金之剑气势极盛,直捣对方身体主干。

“为什么!为什么!”他一剑又一剑刺向蜘蛛的单眼③,蜘蛛的体液从创口中不断倾出。

“西蒙……”察觉到对方有些不对劲的仙女想叫住他。医生嘱咐过,要是情绪波动太大,他会有可能失控。

“你给我去死吧!”

“小丑——”他挥剑劈下,又将剑拔出。

“雅加——”他迎着已经被砍得模糊不清的单眼又刺去一剑。

“什么垃圾暗鸦一族,统统给我去死!”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也要伤害我身边的人!”

“为什么!”

 

铅色明眸顿时失去了往日的神采,他眼中的血红丝网一路蔓延,额前青筋曝现的他像着魔一样的挥剑,拼命厮杀,似是要给对方施加千刀万剐的惩罚。蜘蛛的头胸部被砍得一塌糊涂。

本来,温柔守礼一直是他的代名词,结识七、八年来也从来没有见过对方作出这样的举止。这番面目狰狞的绝不是他。

杀戮蒙蔽了他的双眼,痛苦令他失却了理智,愤恨与自责占据了他的心。

“西蒙……”露莎匆匆的飞到他身边,拉住他受伤的手:“西蒙,不要这样!”

“放开我。”

“西蒙你醒醒……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了……”露莎把他的手攥得更紧了:“它已经死了——”

 

“是啊……”那句话对他来说犹如当头棒喝:“他已经死了。”

他死了。

他……已经死了。

都是我不好,他才会死的。

 

长剑脱手,噙在眼眸的泪水夺眶而出。

犹如骨牌崩塌的瞬间,他就像断线的木偶,无力的跪坐在黄沙之上。

 

 

“西蒙?”昏迷期间她似乎一直守在床边:“你醒了!刚刚你突然晕过去的时候真的吓到我了……是因为身体不舒服吗?”

欣喜的她放下在做的手工,缓缓的扶着他坐起来。

“还有你刚才一顿胡乱砍杀的样子……”澄澈的海蓝色眼眸夹杂着万千思绪。

总算是苏醒过来的他却仍然有些神志恍惚,也不大记得刚才发生的事了:“我刚才一阵头昏目眩,之后就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让你受惊了,实在是万分抱歉呢……还请露莎仙女原谅我刚才如此无礼的举动。”

西蒙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他的笑容总是那样温文:“对了,露莎有受伤吗?”

“不要紧的,我很好,西蒙也不需要自责的。”比起这个,我更担心的是你。“西蒙的身体真的没有大碍吗?”

“我没事。”然而,他的脸色并不好,发青的眼窝,干瘪的嘴唇都吐露着他身体状况欠佳的讯息。沾上汗水的细碎刘海散乱的贴在额前,倒是添了几分凌乱的美感。“咳咳咳……啊咳咳咳咳……”开始咳嗽的他礼貌的把头别到另一边。

她把手探到他的额前。“西蒙的烧还未退……”他的额头摸起来还是有些烫手。

“露莎仙女的手有些凉了……沙漠地带日夜温差颇大,还是披上这个吧。”他把那条放在床边的金红条纹围巾披在她的肩上:“小心着凉了。”

“谢谢你……”

她下了极大的决心才把这样的话说出口:“西蒙,我……可以抱抱你吗?”

 

我可以抱抱你吗?

一向健谈的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

“欸……”他错愕了一阵子才微微颔首:“嗯。”

她终于忍不住把他抱入怀。

 

“嗯?露莎仙女……是哭了吗?”肩上湿漉漉的感觉让他察觉到有些不对:“怎、怎么了?露莎仙女是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没事……”她不住的摇头。

她实在是忍不住哭了。

“露莎……露莎,别哭。”他有些手足无措,毫无经验的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哭泣的女孩子才好。他的指腹在那张极精致的脸庞上来回摩挲,如同流水逝于无垠的沙漠的那样,常年握剑而长起薄茧的手一点点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我……请原谅我的失礼吧,我真的实在是……忍不住哭了。”名为露莎的金发仙女泪眼婆娑。

他很好。

他一直以来也很好。

他隐忍,他真的太能忍了,一直以来也默默承受着伤和痛。他也坚强,我知道仙人掌的花语是暗自隐忍的坚强,他一直都像仙人掌一样即使身处窘境也从未低头。他信仰光明,眼眸中总是闪烁着名为希望的星辰,与恶对抗的时候从来也没有犹豫过……可是他却陷于痛苦之中。他勤勉,我知道勇气国公务繁多,沙尘暴、雪灾、兴修水利的事总是占据了他的时间,可是他从来也没有过怨言。他也温柔,他待人亲厚,他的笑容温柔得像和煦的阳光倾落那样,让人如沐春风,他深爱他的家人,但是……命运总是待他不公。

为什么?明明他是这么好的人?

为什么?这些真的是他的过错吗?

为什么……虽然我知道在命运面前我们很渺小……但是命运总是要和他开这样的玩笑……

为什么……命运要将这样好的人的心虐得支离破碎?他经常受伤,无情的刀剑总是在他的身上烙下一道道的伤口,他早已体无完肤。

他……真的很好。

 

“请西蒙王子……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柔嫩的嘴唇轻轻的在他掌心上的绷带留下一个印记。这一吻,轻得像点水的蜻蜓。

没有什么可以为你做的,唯有希望这样的小魔法能够缓和你的伤痛吧。


注: 

①指修罗系列

②此处六眼蜘蛛的原型是六眼沙蜘蛛,外貌、毒性和一些特性是真的,至于它会不会追着敌人跑咬着不放就不得而知了【摊手】

③蜘蛛的身体结构的一部分

——————————————————

作者的碎碎念:

咸鱼太久加上起床太晚写了好久也写不完

在写之前有纠结过应该用露莎还是盖恩(还是玩家)的身份来给西蒙一个爱的抱抱【x】最后还是决定了用露莎来写吧,但是我对露莎没有很深入的了解,以游戏露莎的性格会不会讲出这样的一番话做出这样的行为我真的判断不了orz或者应该说,我只是单纯的想写一个人去抱抱他而已,没什么可以为他做的,也不需要说些什么,单纯的陪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从修罗中的“你回来还需要理由吗?平安就好了。”到塔巴斯成魔垂死时“我怎么能够失去你”,在到塔巴斯离去的“塔巴斯我们回家。”他真的是个非常的温柔的兄长,但是又不仅仅限于此。

仙人掌的其中一个花语是暗自隐忍的坚强,他实在也像他的生辰花一样太能隐忍了。

他是个很好的人,却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就像神话中的西西弗斯一样永无止境的推着石头。

心里就觉得难受,永夜系列里面的西蒙也让我想了想我对西蒙的喜欢,西蒙(还有约翰也算)这种类型的君主满足了我现实对于贤明君主的憧憬,作为一个历史系学渣见到的君王很多,假如我的课本上出现了像约翰或者西蒙那样的人,我会很高兴的,看到有人说他不适合当君主的话我真的会想着和他辩论一番(当然也并没有要引战的意思,欢迎一切的理性讨论)我一直以来对这个角色的喜欢都是属于想看到他幸福,作为一个小粉丝(当然我可能是个假粉)我是能够接受他有感性的一面,我并不喜欢他表面上所谓的完美,我是可以接受他的缺点的,而且他在他人口中一些所谓的缺点其实也不尽是缺点。

不知道为什么永夜系列的西蒙让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我希望看见他幸福的样子,不,或者是在承受痛苦的过程中有人默默陪伴他也可以了。

 

想着西蒙这些年来所经历的过去,作者作为一个玻璃心,写到这里也忍不住泪目【当然一边单曲循环了煽情bgm】

这样想着……心里真的好难过……

作者文笔真的不够好,写不出我想要的感觉……苍白无力,描写生硬,感情不够细腻

ε=(´ο`*)))唉

以上全然是我一路写正文一边码下的胡言乱语。

最后,真的非常感谢你能够读到这里【比心心】